乾德电子“异常”终止IPO 净利增速畸高被问询
乾德电子“异常”终止IPO 净利增速畸高被问询
  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
  对于IPO的企业来说,排队是一个煎熬的过程,过会更要经历层层考验。不过,这对于深圳市乾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德电子”)可能更像是一场“游戏”。
  5月7日,深交所披露了乾德电子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值得注意的是,这距离乾德电子获得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的“通行证”仅仅过了3个多月的时间。2020年7月10日,乾德电子向深交所提交创业板IPO申请并获受理。期间经历两轮问询,并于2021年1月28日成功过会。
  对于主动撤回IPO申请的原因,《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乾德电子,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官方回复。
  新泰证券分析师王志伟对记者表示,新《证券法》实施后,开展IPO现场检查成为常态,使得企业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的质量问题,能否经得住现场检查。自新《证券法》实施后,已有多家企业过会后撤单,其背后反映出的实质性问题则是,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可能存在信息披露瑕疵等带“病”闯关行为。
  毛利率畸高
  乾德电子成立于2001年9月7日,主要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其客户群体更是星光熠熠,包括苹果、三星、小米、vivo、OPPO 等全球移动通信终端前六大品牌。
  2020年7月10日,深交所受理了乾德电子创业板IPO申请。虽然乾德电子曾一度过会,但其IPO之旅一直饱受争议。记者注意到,创业板上市委会议曾对乾德电子是否存在调节利润、超高的毛利率从何而来等问题进行了两轮问询。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乾德电子营业收入分别为10.23亿元、11.94亿元、12.55亿元,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6.64%、5.18%;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513.36万元、5372.87万元、1.64亿元,增速分别为113.76%、205.34%。由此可见,乾德电子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收增速,甚至在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大幅放缓,由16.64%降至5.18%的情况下,公司净利润不降反增,由2018年的113.76%加速上升至2019年的205.34%。
  对此,深交所要求乾德电子披露报告期各期净利润增长速度远高于营收增长速度的原因,是否存在报告期各期调节利润的情形。
  除了业绩高增长的异常之外,乾德电子“异于常人”的毛利率也引起了监管部门与市场的关注。
  在乾德电子所处的精密连接器行业,立讯精密、长盈精密、得润电子、徕木股份、电连技术等上市公司已然是业内的佼佼者。但即便如此,与立讯精密、长盈精密、得润电子这些行业龙头相比,乾德电子的毛利率水平却“高高在上”。
  2017~2020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乾德电子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89%、29.73%、38.21%和39.87%,其中,2019年乾德电子的综合毛利率约是立讯精密的2倍,也远高于长盈精密、得润电子、徕木股份、电连技术这些同行业公司。
  对于外界的质疑,乾德电子的解释是:公司收入实现稳定增长,同时毛利率及净利润大幅度提升,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的产能较为饱和,在产能相对紧张的情况下,一方面,公司积极推进“大客户”战略,优先保障大客户及毛利率较高客户的订单需求,大客户收入持续提升的情况下,同步缩减了小客户、毛利率较低客户及部分ODM客户的收入;另一方面,公司稳步推进产品结构优化,增加毛利率较高的连接器产品的收入,主动收缩了毛利率较低的电声产品的收入;最后,在持续推进“大客户”战略及优化产品结构的同时,公司围绕客户的潜在需求及痛点,结合行业及产品的发展趋势加大研发投入,保持了相对较高比例的研发投入。
  不过,记者注意到,乾德电子所谓的加大研发投入,其实际投资规模却在不断的缩小。报告期各期末,乾德电子在职的研发及技术人员数量分别为604人、600人、520人、490人,各期研发费用总额分别为1.1亿元、1.43亿元、1.36亿元、6030.14万元。自2018年起,公司研发人员数量、研发项目数量、研发费用金额总体均存减小的趋势。
  出手大方的老板
  王志伟对记者表示,IPO是企业直接融资的主要方式,在资本市场募集的资金可有效地用于企业的扩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乾德电子此次拟发行不超过4500万股,投资“(郑州)年产10亿只精密连接器”“(启东)年产10亿只精密连接器”和“研发中心建设”三大项目,合计拟投入募集资金5.69亿元。
  不过,想要通过募集资金达到扩产目的的乾德电子实际并不“缺钱”。
  招股书显示,乾德电子在2019年共计投入4.19亿元人民币用于购买理财产品,2020年上半年又投入2.06亿元,主要项目为“平安银行天天利保本人民币公司理财产品”,可见其自有资金充裕。而在自有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乾德电子并未选择用于扩产,而是投资理财。
  不仅如此,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没有将自己手中的钱用于生产,而是无偿地借给了自己的员工。
  资料显示,乾德电子的股权都集中在王涧鸣家族手中。其中王涧鸣持股56%、其妻子马广敏持股24%、儿子王佳文持股5%,其妻弟马广飞持股5%。公司自己成立的员工持股平台富连康达有限公司持股10%。
  而市场关注的焦点正是在乾德电子的员工持股平台上。
  富连康达股权结构为,潘昊出资2000万元占20.00%股权;王涧鸣出资4500万元,占45.00%股权;汪海领出资2500万元占25.00%股权;毛海燕出资995万元,占9.95%股权;马广飞出资5万元,占0.05%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马广飞自己出资的5万元,其余出资可谓全来自王涧鸣。汪海领的2500万元来自于王涧鸣的财务资助,毛海燕以及潘昊的995万元、2000万元均来自于王涧鸣借款,且为总期限10年的无息借款。
  除此之外,王涧鸣配偶的弟弟马广飞直接参与乾德电子增资的资金也来源为王涧鸣的借款。乾德电子表示,考虑到马广飞为多年的员工,为发行人的经营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因此,王涧鸣向马广飞提供了5000万元的借款。
  据此计算,乾德电子实际控制人王涧鸣向其亲属及员工4人通过财务资助以及借款的方式向外“抛出”合计约1.05亿元。然而,乾德电子2019年的净利润也才1.64亿元。
  王志伟表示,如果上述借款全部来自于控制人的自有资金没有问题,但是这也会造成一种情况,那就是债权人与借款人在股东大会中权利分配问题,对于公司的决策机制将提出考验。

扫二维码,注册即可领取6.xx%理财券>>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5月15日

作者